Don.姜熠

小英雄⭕相泽死忠/轰爆⭕银魂⭕小总中心⭕欧美⭕妇联系列,盾冬⭕一拳师徒组⭕灵能⭕酒窝灵茂灵

偶尔写文画画,真·咸鱼。
上学期间不出没。
这里是姜熠,欢迎勾搭。


名柯相关走小号@不知名的姜熠er

【贱虫】Sleepyhead

渴饮Keyin:

*啊昨天和太太们浪得太开心,结果激动得根本睡不着一大早起来写更新…DadpoolXspiderpuppy,脑洞来源于没来成SLO9的 @MONSTER.W 太太的图(你。有点小坏的直球彼得X历经沧桑心灰意冷贱,以及我终于回归了ABO的怀抱。




*题目又是推歌时间,sleepyhead,歌词不是很适合这个故事,但是换个角度想想,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嗯,不发刀了,写什么虐,小甜饼小甜饼,故事梗概大概是“彼得撩了贱贱十次,有九次他失败了”,每章撩个一两次,五六章就能撩到一只贱贱对吧!!!可能会变成9月的小料……也可能还是原来的全污本,不管了放飞自我,拼命发糖。




*私设很多,雷&OOC的锅都是我。








(1)




在雇佣兵韦德·威尔逊前几十年或者几百年的人生里,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花费时间。毕竟他没有孩子,也没心情教育别人。




当然这些“从未”,在他把彼得·帕克抱进怀里带回家之后,全部不攻自破。




彼得算是个乖孩子,不会因为晚饭吃牛肉还是羊肉的问题和韦德闹脾气,也不会因为放学来接他的雇佣兵迟到而发火,他只会拽着韦德的衣袖不那么愉快地晃一晃,如果得到一两句话的回应,男孩儿郁闷的情绪就会一扫而空。




其实韦德本身就和沉默寡言搭不上边,只不过在对男孩儿的教育问题上他无话可说,彼得做得足够好,起码在他看来是这样。




故事的开头和所有蠢爸爸遇见人生中第一个小天使一样俗套,韦德在街边捡到了睡在破旧报纸堆里的彼得,男孩儿迷迷糊糊在他怀里蜷缩起身体的刹那,雇佣兵就抛却了一切放弃他的念头。




于是彼得在他的安全屋里一住就是三年。




如果故事一直按照男孩儿的成长发展,可能韦德真的能变成一个好爸爸——不那么负责人的成年alpha带着个看上去很听话的孩子,雇佣兵可以教他如何面对性别分化,如何坦然接受自己的身份然后再看着男孩儿找到另一半。然而事情在彼得被蜘蛛咬了一口之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是在变异的体制让男孩儿迟迟没有迎来分化的情况下。




“彼得,别在天花板上爬来爬去,”雇佣兵端着一杯牛奶站在客厅里,注视着满屋乱爬的男孩儿,“给哥把这些都喝了。”




彼得伸出手把玻璃杯用蜘蛛丝黏到了掌心里,缩在墙角当着韦德的面把牛奶一饮而尽。




“你今天送我去上学吗?”男孩儿把玻璃杯丢进雇佣兵怀里,从墙角跳下来,拽了一下书包背带,带着点期盼抬头看韦德。




“当然不,哥是说,你得自己上学了男孩儿。”




彼得发出一声懊恼的叹息。




“如果哥没记错再过几个月你就要成年了,”雇佣兵把男孩儿的书包带拎回原位,然后拍了拍他的脑袋,“你这个年纪的孩子不需要哥接送。”




“可是如果我一不小心感应到了什么,”彼得抱着胳膊站在韦德面前,仰起头和他针锋相对,“蜘蛛侠不能忽视的东西。”




雇佣兵沉默了。




男孩儿乘胜追击,“是你教会我怎么成为一个英雄的。”




“哥只是教了你一些打架不让自己受伤的技巧,英雄……”韦德眼底滑过一抹阴影,“你的一厢情愿罢了。”




彼得别无他法只好撇着嘴恋恋不舍地转身,然后发现雇佣兵并没有追上来的意思,只能自己推开门一个人上学。




不过男孩儿在关上门的刹那忍不住用蜘蛛丝堵住了钥匙孔,他从鼻腔里挤出一声轻哼,然后顺着打开的窗户一跃而下,眨眼间就消失在了鳞次栉比的高楼间。




韦德在换上紧身制服之后才发现彼得把门锁堵住了,他用自己的长刀把黏糊糊的蜘蛛丝全部割断才得以从房间里出来。但是雇佣兵完全没有责备男孩儿的意思,因为他知道彼得偶尔的恶作剧只是想引起自己的注意罢了。韦德把双刀插回背上的刀鞘,然后沿着楼梯的扶手滑了下去。




当彼得开始上第一节课的时候,雇佣兵在解决一个欠钱不还的赌徒;当彼得啃着三明治当午饭的时候,雇佣兵排队买了一个墨西哥煎饼;当彼得飞快地写完最后一行笔记的时候,雇佣兵刚好把任务仅剩的一个目标定在墙上。




不过当韦德带着一身鲜血路过彼得学校门口的时候,他犹豫着停下脚步,然后钻进了校门对面的街角,看着男孩儿背着书包和几个同学挥手告别,然后急切地左顾右盼。




雇佣兵不用猜测也能想到彼得在找自己。




男孩儿清楚地知道韦德通常会躲在哪里,所以当彼得扑到他怀里的时候,雇佣兵没有感到多奇怪。




“哇哦,你今天闻起来不轻松,”男孩儿抬起头,一边皱眉一边踮起脚尖凑到韦德颈窝边闻了闻,虽然彼得还不能感受到alpha的信息素,但是他闻到了血腥味,“你受伤了吗?”




雇佣兵按住彼得的头把他塞回怀里,“没有,而且你明明知道就算哥受伤也没什么,总会好的。”




彼得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是啊是啊,韦德·威尔逊永远会痊愈的伤口,你和我念叨三年了,这算是什么,家训吗?”




雇佣兵曲起手指,隔着手套用指关节弹了一下男孩儿的额头,“那是事实,还有家训是什么玩意儿?”韦德拍了拍彼得的肩膀,转身往回走,“不管它是什么,哥都不需要。”




彼得背着书包小跑了几步,终于追上了雇佣兵的步伐,他悄悄抬起头瞥了一眼韦德笼罩在滑稽面罩里的脸,然后小心翼翼地用一条细细的蜘蛛丝把自己的手腕和雇佣兵的连接在一起,让那道几乎消融在夕阳光芒里的细线成为他和雇佣兵之间唯一一道联系。


韦德默许了他这么做,装作没有看见在风中飘飘荡荡的蜘蛛丝一样,但是他稍微放缓了脚步。




彼得把蜘蛛丝在指尖偷偷缠了一圈以缩短他和雇佣兵的手之间的距离,不那么热烈的暮光像一圈微暖的淡金色触角包裹住雇佣兵的背影,男孩儿知道韦德从不像此刻看上去这般温柔,彼得看过雇佣兵毫不留情地把刀送进任务目标的胸口,也看过他把墨西哥煎饼放在流浪儿面前。




彼得既见过韦德的阴暗面,也见过雇佣兵不易察觉的温柔。




韦德是个矛盾的结合体,男孩儿从未问过他的年龄,但是总能从雇佣兵沉寂下来的目光里感受到岁月的痕迹,那是他的年龄根本无法理解的情绪。但正因为彼得看见了这样的韦德,他对雇佣兵的感情才会逐渐变质。




然后在这个寻常到不能更寻常的傍晚,男孩儿决定试探一下韦德对自己的感情,因为他似乎闻到了一点信息素的味道,彼得不知道那是不是韦德的气息,他只能闻到一点儿,有点像苦涩的杏仁味,更何况雇佣兵从未形容过自己的信息素是怎样的味道,男孩儿不清楚是性别分化终于姗姗来迟,还是一刹那间的幻觉。于是彼得再一次重复了指尖的小动作,他们的手指已经距离得很近了,男孩儿再接再厉地用指尖绕了一圈,然后雇佣兵猛地握住了他的手。




但是韦德只是为了拽住彼得,让男孩儿躲避开一辆飞驰而来的摩托车。




“你不可能没有感应到,”即使看不见雇佣兵的表情,彼得也知道韦德绝对在皱眉,“你的蜘蛛感应呢?”




男孩儿低下头,视线停留在自己指尖上半截因为刚刚的举动而断裂的蜘蛛丝,一条细细的白线在风中飘荡,另一头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哥教过你如何更好地利用自己的能力,”雇佣兵依旧没有放过彼得的意思,“注意力集中一直是哥强调过无数遍的东西,不是吗?”




彼得点了点头,用另一只手勾住了蜘蛛丝,两只手在身前拉扯着细细一条白线,韦德在絮絮叨叨说着什么他通通没有听进去,整个人沉浸在患得患失中。




当雇佣兵握住彼得指尖的瞬间,男孩儿真的以为自己的感情得到了回应,然而事实很快给了他沉闷一击。




“甜心,你有在听吗?”韦德又用指关节弹了弹彼得的额头,“哥敢打保票,你刚刚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男孩儿揉了揉自己的额角,并没有因为“甜心”这个称呼而感到高兴,因为他听见过雇佣兵用这个词形容各式各样的人。




他不过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个罢了。




“你会一直保护我吗?”彼得用几乎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问,“像刚刚那样。”




“当然不会,”雇佣兵的声音带了一丝恶劣的笑意,“但是哥会教你如何保护自己。”




男孩儿有点泄气,“好吧好吧,蜘蛛侠才不需要别人的保护,”他自暴自弃地往前走,也不管韦德是否跟上来,“刚刚只是个意外。”




雇佣兵耸了耸肩,追上了彼得的步伐,还伸手拽住了他的手腕,“哈,发脾气的坏孩子。”




男孩儿猛地抬起胳膊,试图用蜘蛛丝糊住韦德的嘴巴,但是雇佣兵轻车熟路地偏过头,然后把彼得拎了起来,放在自己肩上,“这是惩罚。”




男孩儿蹬了蹬小腿,只是在韦德后背上留下几个不明显的鞋印,而雇佣兵扛着彼得哼着小曲脚步轻快,毫不在意他的抗议。




不过男孩儿很快就放弃了挣扎,他努力仰起头去看韦德的脸,伸出手试图触碰雇佣兵的脖颈,但是对方一巴掌打在他的屁股上。




“噢,韦德!”彼得叫了一声,“这个姿势太难受了。”




“要不然怎么叫惩罚?”雇佣兵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和哥闹脾气的坏孩子彼得·帕克,再忍忍就到家了。”




于是男孩儿赌气地趴在韦德肩膀上玩自己双手间的蜘蛛丝,时不时回过头试图糊住雇佣兵的脸,但是从未成功过。




韦德总能准确地躲开男孩儿的攻击。




“这不公平,你怎么办到的?”彼得终于忍不住开口,“你根本没有蜘蛛感应。”




“因为哥比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了解你,”雇佣兵又拍了一下他的屁股,“包括你自己。”




男孩儿又回头用蛛网发射器弹出一大团蜘蛛丝,当然依旧没有粘住雇佣兵的嘴。




当彼得终于被放下来的时候,已经有些头晕,韦德打开房门直接走进厨房,从冰箱里掏出一瓶牛奶扔给男孩儿,“清醒清醒。”




彼得本能地接住牛奶瓶。




“就站在哥面前喝,”雇佣兵又补充了一句,“爬到天花板上哥就把冰箱里所有的牛奶都倒进马桶。”




男孩儿灌了一大口冰牛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反正你还会给我买的。”




韦德用拇指蹭掉彼得嘴角的一丝牛奶痕迹,然后转身一头扎进厨房,“不会,哥才没有那个闲情逸致给你买牛奶,所以一滴都不许浪费。”




男孩儿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把牛奶一口气都喝完,然后拎着书包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他们在之后的几个小时里分享了味道勉强的晚餐,韦德不允许彼得抱怨自己做的菜,要不然就把盘子里所有的西兰花都塞进男孩儿嘴里,然后他们在晚饭后一起挤在沙发上看无聊的新闻外加一集情景喜剧,当这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彼得有些昏昏欲睡,但是雇佣兵用脚踢了踢他的腿。




“去刷牙男孩儿,”韦德胡乱揉着彼得深棕色的头发,把男孩儿叫醒,“哥和你一起去。”




彼得打着哈欠,亦步亦趋地跟在雇佣兵身后,在半睡半醒间和韦德一起站在了水池前,他眨了眨眼睛,从玻璃的倒影里看见韦德深蓝色的眼睛。




男孩儿知道雇佣兵的目标们都觉得韦德的眼神冰冷,但是在他看来那里有太多欲言又止的情绪,像是暗流涌动的深海,表面风平浪静,然而只要往深处探索,就再也挣脱不出来了。就像彼得现在这样,举着牙刷傻乎乎地盯着镜子里雇佣兵的眼睛无法移开视线。




“醒醒。”韦德把自己的牙刷伸到男孩儿面前,他们共同使用的牙膏正握在彼得的另一只手上。




男孩儿如梦初醒,短暂地从深蓝色的漩涡里挣脱出来,笨拙地往面前的牙刷上挤牙膏,然后茫然地把自己手上的牙刷塞进嘴里。




雇佣兵叹了口气,扯着彼得手把他嘴里的牙刷拔出来,“甜心,你忘了给自己挤牙膏,”韦德晃了晃自己手上的牙刷,“你刚刚是帮哥挤的。”




男孩儿看看自己手上的牙刷又看看雇佣兵的,终于如梦初醒般点了点头,然后清醒了一些,他傍晚被打击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彼得猛地抬起胳膊把自己的牙刷伸到雇佣兵手边,飞速地蹭掉了对方牙刷上的牙膏,继而急匆匆把牙刷塞进了嘴里,含含糊糊地笑了一下,“你自己挤。”




雇佣兵没有生气,只是揉了揉男孩儿头,然后接过他手里的牙膏,自己重新挤了一点。




“你不生气?”




“哥为什么要生气。”韦德的声音也因为满嘴的泡沫含糊起来。




彼得停下手上的动作想了想,觉得的确没必要为了一节牙膏生气,于是刚腾起的一丝窃喜又湮灭在心底。




“不过哥挺喜欢你给我挤牙膏的,”雇佣兵平静地说,“当然是在你没忘记给自己也挤点的情况下。”




男孩儿刚沉寂的心情又雀跃了起来,他用冰冷的水冲走自己嘴巴里的泡沫,不再盯着镜子里韦德的眼睛,而是让自己的目光直接撞进雇佣兵深邃的眸眼。




彼得觉得自己可以尝试提一些稍微过分点的要求,他觉得韦德不会拒绝他。




雇佣兵很少拒绝他,在任何事情上,韦德对他都是纵容的,即使雇佣兵很少表现出来。




“怎么了男孩儿?”韦德把牙刷牙膏放回洗手台边缘的架子,“又要睡着了吗?”




彼得在这一瞬间想到了一个“过分”的请求,而且他心知肚明雇佣兵没有理由拒绝。




他装模作样地打了个哈欠,然后在韦德无奈的目光里揉着眼睛,一副几乎要立刻睡着的模样。




“等等,不是哥想的那样吧?”雇佣兵抱着胳膊打量男孩儿,似乎在分辨他到底是在装睡还是真的困倦。




彼得无辜地眨着自己浸满泪水的眼睛,仿佛在无声地印证韦德的内心所想。




TBC



评论
热度 ( 329 )

© Don.姜熠 | Powered by LOFTER